中国文明网总站  |  上海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十佳好人好事

最珍视当事人那一声声谢谢

——记金山法院执行局彭文忠

作者:陈琼珂  信息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4-7-17 14:57:00

  心中要时刻装着群众的困难,这绝不能只是一句空话。什么是不容易,就是把容易的事件件做好;什么是不简单,就是把简单的事件件落实;什么是不平凡,就是把平凡的事件件干得出色。

——彭文忠

  “快进来,喝杯茶!”

  暴雨中,一行三四人走进金山法院一楼的“彭文忠法官执行工作室”。彭文忠热情招呼当事人坐下,认真听他们讲案情,并不时在执行笔录单上做记录。当事人你一言我一语,转眼三个小时过去,彭文忠始终耐心倾听。送走当事人,午饭时间已过,彭文忠回到办公室,几块小点心成了他的“午饭”。

  这样的接待,他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从一个金山本地的“农村娃”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执行法官,彭文忠对老百姓的疾苦,最为挂怀。8年间,他共执结案件6200多件,执行到位率88.8%。

  前不久,彭文忠在全国15万名基层法官中脱颖而出,被最高法院评为“最美基层法官”。10名获奖者中,他是唯一入选的执行法官。

  “想尽办法让胜诉人利益实现”

  如果不是彭文忠,老周一家很可能深陷绝境。为了追讨儿子小鹏的50多万元赔偿款,老周到金山法院不下百次,“我家就住附近,有空我就来”。

  2009年的一天,19岁的小鹏骑电动车刚出小区大门,就被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撞成了植物人。为照顾儿子,老周妻子辞去了工作,一家人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欠债40多万元,生活举步维艰。经法院判决,肇事女司机徐某承担50%责任,需赔偿小鹏55万余元。可是,空有一纸判决,老周迟迟拿不到赔偿款,徐某甚至在金山消失了。几经周折,执行法官从保险公司处执行到了12万元,余下的43万元却希望渺茫。

  2011年,案件到了彭文忠手中。彭文忠梳理了所有线索,列出了徐某在金山的七处落脚地,逐一走访,但又纷纷排除。徐某在金山和闵行分别有一套房产,可在案件审理之前,她已将房子过户给了亲戚,名下查不到任何财产。徐某是生意人,彭文忠到工商局去查她的资料,却没有任何发现;徐某的丈夫是中学教师,几番约谈,也问不出什么。甚至,彭文忠还找到徐某出生的村子,询问徐某的去处,仍一无所获。一个多月的奔忙,换来的似乎是零。

  几近绝境之时,案件峰回路转,一条线索传来:有人在松江小昆山镇见过徐某!很快,彭文忠查到了徐某的疑似落脚地。

  凌晨5时,彭文忠从法院出发,赶往小昆山镇,一行五六人中包含两名法警。到了之后,敲门无人应答。细心的彭文忠发现,徐某丈夫的汽车就停在小区楼下。转身上楼,他打开楼道内的水表箱,发现水表正在飞转。然而,就算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前来叩门,也没人开。彭文忠当机立断,拨打了开锁公司电话。20分钟后,房门被打开了。冲进去,徐某正躲在洗手间内。

  由于徐某逃避执行的行为十分恶劣,彭文忠当即宣布对她实施拘留。一周之内,徐某的家人把剩余的执行款和利息共计50万元交至法院。在最短时间内,法院通知老周领回了这笔钱。去年,小鹏不幸离世,老周夫妇收养了一个小女孩。尽管遭遇不幸,但老周夫妇还是感慨不已:“感谢彭法官给我们家带来希望。”

  “执行和审判不一样。”彭文忠思考得很清楚,“作为执行法官,就是要想尽办法,让胜诉权益人的利益最大程度地实现。”

  “自己这么拼命是值得的”

  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的案子办了不少,一件标的额只有50元的案子,却令彭文忠品味到了执行法官肩上的责任,也让他开始思考执行的艺术。

  这是一起离婚案。女方的婚前财产中,有一台康佳牌彩色电视机。法院判决准许离婚时,判令男方将这台电视机交还女方。后来,电视机运到了女方住处,可原配的遥控器遗失了。没有了遥控器,诸多不便,女方来法院申请执行。经调解,男方愿意支付50元,让她去配一个。谁知,由于型号老旧,该型号的电视机早已停产。一天,女方一脸怒气找到彭文忠,把50元往他面前一摔,“我不要钱,我要拿回遥控器!”

  周六,彭文忠照例到枫泾镇看望岳母。一路上,他总惦记着这只小小的遥控器。他走进镇上最大的电器商城,一家家店铺问下来,都没有合适的。他没有停歇,而是托朋友找关系四处打听“哪里有康佳遥控器”。突然,一位在工商局工作的朋友打来电话,“某地小店里有一种多功能电视遥控器,也许有用!”匆匆吃了午饭,彭文忠立刻驱车赶到这家小店,载上店内的小师傅奔赴数十公里之外的女方当事人家中。当着她的面,小师傅将遥控器调试完毕,电视可以看了。

  “单从标的额来看,就50元。如果不解决,两个人的生活还会鸡飞狗跳。”这件事情让彭文忠思考了许久,“当我们把人民群众当作家人,‘为人民服务’、‘司法为民’就会变得自然而然。”

  还有一起案件,让彭文忠生平第一次在工作中落泪。廊下镇14位花甲老人利用农闲时间,为一家艺术品公司加工头巾,每条头巾的加工费仅6角。当每位老人的加工费累积到1万多元时,这家公司却倒闭了,公司负责人也始终不露面。案件到了彭文忠手上,他决定到廊下镇看看。当他走进这些老人的家中,她们像看到救星似的,紧紧拉着他的手。那一双双粗糙的手,像历经风吹日晒的树皮一般,布满了老茧和伤痕,许多人左手食指上,还依稀可见当时织头巾留下的印痕。

  看到这一切,彭文忠眼角湿润了。他寻到了被执行人,见面后对方第一句话就让他愣住了,“彭法官,你用不着多做工作,我跟你走,顶多被拘留15天!”原来,被执行人因其他执行案件曾被拘留过,自认为关几天就会放出来。抗拒执行的情形他经常见到,但是这么嚣张的,却是第一次,“你涉及14个案件,情节严重,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听到这话,被执行人的强硬气焰消下去不少。

  经反复多次调查,彭文忠发现被执行人为躲避执行,将自己搭建的一个厂房以小舅子的名义对外出租。于是,彭文忠辗转寻找他的小舅子以敲山震虎,这时被执行人自知无法再抵赖,松口同意用厂房租金支付老人加工费。

  最终,他将执行款送到了老人手中。看着老人们喜笑颜开的模样,彭文忠无比欣慰,“看到老人们拿到了钱,自己这么拼命还是值得的。”

  “他这个人是做出来的!”

  彭文忠原本在经济庭担任审判法官,2006年被调往执行庭,担任执行长。三年后,以他名字命名的“彭文忠法官执行工作室”挂牌成立。

  难题频出,考验着彭文忠的智慧和耐力,也让他获得了许多荣誉:上海法院个人一等功、上海法院执行标兵、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等都被他收入囊中。然而,一项项荣誉的背后,却不知包含了多少个日夜的坚守、多少次苦口婆心的劝说、多少次执行线索的穷追猛盯。同事们都说,“他这个人是做出来的!”

  执行中难题的解决往往不是一两个电话或是一两次的调查就能办到的,多数时候是无数个电话和无数次的奔波。彭文忠也有累的时候,也有不被人理解感到委屈的时候。但他常常这样想:“如果我就此放弃,当事人岂不是白忙一场、非常失望?”凭着这股劲,很多僵案、死案总能在他手上“柳暗花明”。

  获评全国“最美基层法官”后,彭文忠自嘲道,“我不是最美,是最胖,嘿嘿。”对于一个男人来说,46岁正值壮年,但许多时候,彭文忠在家刚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就会犯困了。“我坐在沙发上休息,常常老婆碗还没洗完,我就开始打呼噜了!”

  在彭文忠的笔记本扉页上写着这么一句话,“老百姓的满意和信赖,是对一名法官的最佳褒奖。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为了老百姓的事,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当事人充满期盼的眼神和那一声声‘谢谢’,是我最为珍视的奖励。继续努力。”


 

上海市金山区文明办@2012-2015版权所有    地址:金山大道2000号    邮政编码:200540

(建议您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整为1024*768浏览本网站)    Powered By JiYun JY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