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明网总站  |  上海文明网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道德建设 > 道德模范

无法给予生命 但保留病人尊严——记玫瑰天使蔡蕴敏

作者:顾泳、彭德倩  信息来源:解放日报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4-7-22 13:50:00

  如花一般的23岁姑娘小雪,飘然而逝,空留照片上恬淡的笑容。

  爸爸侯立新,已近花甲之年,抹着眼泪却心怀感恩,“女儿不幸患病,离开了我们;但她有幸遇到蔡老师,她走得干干净净,像个天使飞上天,我和爱人知足了。”

  爸爸口中的“蔡老师”,是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护士、从事18年伤口护理的蔡蕴敏。在小雪生命最后11个月里,蔡老师为她上门换药、护理伤口84次。风里来、雨里去,最终让绝望厌世的姑娘,带着尊严和微笑离开。

  临终时分,姑娘肌肤上几近愈合的伤口,犹如玫瑰花般,述说着蔡蕴敏的护理之道,“面对疾病,我无法给予她更长的生命,但我可以尽量保留她活着的尊严。”

  片片伤口,渴求尊严

  至今回忆起女儿离奇的病,侯立新仍痛苦不堪。

  自大二起,小雪患上罕见的“腹膜假性黏液瘤”,在市区大医院开了刀,是恶性瘤,伤口反复感染发炎,长不好。“起初情况还可以,肚脐旁长出像果冻一样的脓,可后来越来越糟,半年里‘果冻’越长越多、越长越大,最后好像十月怀胎。”面对如此棘手病情,多家医院医生、护士表示无能为力。有好心人推荐:金山医院蔡蕴敏护士,护理伤口最在行。

  第一眼看到小雪,蔡蕴敏说不出的心疼。姑娘虽与自己女儿年龄相仿,却因病魔缠身极度消瘦,脸色苍白、下巴尖瘦,全身最突兀的,就是因病变而膨胀的腹部。而难能可贵的是,她的眼神依旧清澈、坚强。

  “来,让蔡老师看看伤口。”小雪妈妈刚要掀开被子,女儿大叫,“等一下,拉上窗帘!”姑娘死死拉住床单、紧咬嘴唇。“拉上窗帘,房间这么暗,蔡老师怎么看伤口呀?”妈妈急了。“不,我不要!必须拉上窗帘!”姑娘一点儿也不肯妥协。妈妈怎会不知,女儿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疾病留下的丑陋印记。这些伤口,曾吓坏了医生护士,熏着了周围病友……

  “怪病”折磨着躯体,更侵蚀着女儿那颗敏感自尊的心。

  但要治病,“看伤口”这关不得不过。沉默凝固了时间,温柔的声音打破僵局,“小雪,就按你说的,拉上窗帘。”暗黢黢的病房里,所有人不知所措,直至护士递来手电筒,才恍然大悟。“小雪妈妈帮我打手电筒,别人都出去吧。”蔡蕴敏声音不响,却掷地有声。手电筒柔和的灯光照投射在小雪身上,蔡老师仔仔细细观察着伤口、嘴角仍保持微笑。

  “手电筒的光环照在蔡老师头顶,那一刻,我认定,这是上天为我派来的天使……”当晚,小雪在日记里记下了这位懂她心的好护士。

  一个承诺,守卫尊严

  掀开纱布的刹那,早已见惯各种各样伤口的蔡蕴敏,还是冷不丁一怔。

  近20年伤口护理经验,蔡蕴敏为钻研技巧,曾拍下形形色色上万张伤口的照片,可小雪这样的伤口,她不曾见到:“腹膜假性黏液瘤”相当顽固,渗液穿透皮肤,不时顺着伤口流出,流经的皮肤渐渐腐烂……蔡蕴敏摘下口罩,几乎是将整张脸贴上去,闻着伤口,神态从容不迫。小雪的爸爸妈妈都愣了:从未有医生护士这般靠近伤口,她不嫌弃吗?!

  “若是不闻,我不知道伤口到底危险程度怎样。”闻,这个经典动作,蔡蕴敏沿用了十几年,她解释,“每种细菌病毒,都有自己的属性,判断颜色、气味,往往提前给了我迹象,再经过进一步检查,能缩短诊断时间,让病人早一点接受护理治疗。”

  蔡蕴敏心底有数,小雪的伤口想要完全愈合,几乎不可能;目前能做的便是阻止伤口发炎,尽量不让它继续扩散。这么棘手的病情,却落在花季少女身上,她的心不免一点点沉了下去,脸上表露的,却是尽可能轻松,“没事,伤口只要每天做好清洁,就能长好。”

  蔡蕴敏像往常那样,俯下身去,处理起了伤口:一点一点,剔除腐肉、消毒、敷药、盖上纱布……一切动作都那么娴熟、轻盈,仿佛她护理的不是溃烂恶臭的伤口。

  眼见伤口逐渐收拢,小雪却失约了。

  “小雪已经一个礼拜没来换药了。”当同事说起时,蔡蕴敏不由皱起了眉头。她一路奔到小雪家中,妈妈噙着眼泪述说一切:一周前,女儿身上又增加两处伤口。每去一次医院,看着年迈的父亲背着她,上下五楼,气喘吁吁,女儿心如刀割,“连我自己都开始厌恶自己,凭什么还要让爸爸妈妈为我这个根本治不好的人浪费精力和财力?我没必要再去医院了,再也不去了!”

  “傻孩子,你怎么忍心让爱你的人看到你痛苦呢?”蔡蕴敏摸着小雪的头,就像妈妈劝任性的女儿那样,“不就是不想去医院吗?我上门来给你换,一样的。”小雪哭了,她没想到,举重若轻的一句话,轻而易举击碎了她高高垒起的“心墙”。

  生命飘零,尊严长存

  承诺看似轻松,蔡蕴敏却全情兑现。之后的日子里,她成了小雪家中常客,一来就是一两个小时。

  小雪家里,方便女儿下地的低床位,冬日取暖的大功率油汀……这些却成了折磨蔡蕴敏的物件。长年累月护理伤口,每天8小时几乎都在弯腰,蔡老师每次弯到极致,给小雪换药时,背脊都如钻心一样疼;寒冬护理伤口两小时,油汀烘着背,起身时早已大汗淋漓。蔡老师没有一句怨言,结束这一切动作,她捶了捶背,轻轻整理好衣服,掖掖被子,悄声说,“换好了,小雪。”

  如此精心呵护下,小雪的伤口控制住了,可以下床了。天气好的日子里,姑娘会颇有兴致,让妈妈端出网购的小茶具,幽幽坐在阳台上,邀请刚来的蔡老师喝一杯;能坐久一点的日子里,小雪找来各种材料,手工制作小玩意儿,送给她本要去当老师的那家幼儿园,憧憬孩子们拿到小玩意儿时的欢乐表情……“有段日子,我觉得那乐观阳光的女儿,又回来了!”侯立新回忆。

  快乐无法阻止病魔的脚步。11个月、84次上门护理后,小雪的病情还是恶化了,反反复复、低烧不退,紧急入院。最后一次护理伤口,蔡蕴敏处理得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认真。每个细小伤口,她仔仔细细地消毒、敷药、盖好,不留一丁点异物。她轻柔地帮小雪翻了翻身,做好局部按摩,看着小雪露出微笑、心满意足,她才放心离开。

  就在那晚,小雪走了。走前,她写下《我要在天堂里微笑》,送给生命尽头的天使蔡老师——

   是您,蔡老师

  用滴滴汗水,抹去我丑陋伤口,唤醒我生命价值

  从此我不再厌恶自己,不再抱怨上天残忍、命运不公

  感谢您,蔡老师

  在我愤怒绝望时刻,来到我身边

  用美好心灵,给予我清新洁净身体

  于是,我要在天堂里微笑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上海市金山区文明办@2012-2015版权所有    地址:金山大道2000号    邮政编码:200540

(建议您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整为1024*768浏览本网站)    Powered By JiYun JYCMS